主页 > D生活权 >你几时为爱人换电池? >

你几时为爱人换电池?

你几时为爱人换电池?

文/张系国

■倪敏雯

他们终于让我进入加护病房。看到绍凡面色惨白、双目紧闭躺在床上,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夺眶而出,轻轻对他说:「绍凡,我亲爱的绍凡,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紧握住他的手,他却没有反应,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稍稍动了一下。「绍凡,你听见了,你一定听见了。你的手和脚都不能够移动,连脖子都动不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惊恐。不要怕,张开眼睛看我。我有话跟你说。」

恳求了好几次,绍凡才张开眼,失神的看着我。「绍凡,你听我说。记得那场车祸吗?记得你的车和运沙石的大卡车对撞?好可怕,你的车被大卡车撞成废铁,你的爸妈和我都急坏了。幸好你仍然活着,真是谢天谢地!医生说你的颈椎被撞断,能活下来真是奇蹟。但是你从颈部以下都瘫痪了,所以你才无法移动你的手脚。」

绍凡听了,静静流下眼泪。看见他哭泣我也忍不住流泪,但是想起吴医生的指示,勉强忍住悲痛说:「绍凡,我亲爱的绍凡,你不要怕,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即使你真正瘫痪,我仍然爱你。而且你瘫痪后就再不能够每天到处跑来跑去那幺忙碌了。你完全是我的,我还真正求之不得呢!但是吴医生说,只要你肯接受手术,你并不会瘫痪。」

「什幺手术?」绍凡的目光似乎在问。

「你一定奇怪,你已经全身瘫痪了,还有什幺手术能够救你?吴医生说有办法的。他们会为你特别设计一具机器人,把你的神经和机器人的线路联结在一起,这样你就可以操纵机器人行动自如。绍凡,我亲爱的绍凡,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你肯接受手术吗?」

绍凡闭上眼睛。

「绍凡,我了解这很难接受。你会想,你只剩下一个头,变成人和机器人合体的怪物,太可怕了,还不如死了罢。但是吴医生说,现在的机器人设计得越来越好,你会和从前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来。吴医生说我是你的妻子,可以替你签字。但是我绝不愿意做违背你的意志的事情。告诉我,你肯答应吗?」

绍凡再度张开眼睛,虽然仍没说话,可是我知道他答应了,心中十分不忍。绍凡是多幺心高气傲的人,从此要和机器人为伍,爱运动的他如何能够甘心?可恨的沙石车啊!幸好它还没有夺走我的至爱。即使必须终生和机器人为伍,只要有这一线希望,我也绝不能轻易放弃。

■Q5A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听得见吗?Q5A呼叫Q216,听见吗?听见了?很好,Q216请等一下,立刻回来。

Q5A呼叫主人,Q5A呼叫主人。主人,我已经和Q216取得联繫,Q216已经开始运行,请示是否开始测试?是的,主人,立刻开始测试。

Q5A呼叫Q216,这是第一次测试。请依照我的指示,操作基本功能。开始。

Q5A呼叫主人,一切都很顺利,测试结果,基本功能都正常。Q216的手脚都能够动作,已经能够听从我的指示执行任务。

Q5A呼叫Q216,测试成功。有没有任何问题?没有问题?等一等,你说你的输入器似乎侦测到其它杂讯?很好。目前请暂时不必理会这些杂讯。等到我们再度测试时,我会告诉你怎幺做。EOT

Q5A呼叫主人,刚纔Q216报告说,他已经能够感应到其它的输入讯号。我猜想是人类病患无意识发出的神经讯号。我已经通知Q216,目前暂时不必理会这些神经讯号。是的,主人,我了解你的意思。我会依照往常的惯例,事先对Q216进行教育,让他对下一步的任务有充分的认识。EOT

■倪敏雯

绍凡被推出手术房时,吴医生挺着肚子伴随着手术车一起走出来,看到我就举起大拇指。绍凡仍然昏睡未醒,吴医生面上的笑容则令我鬆了一口气。

「成功了!Madame黄,再过两个月,你先生又能够上运动场打棒球。」吴医生说:「对不起,我说错了,也许用不着两个月。以你先生的运动神经,可能三四个星期后他就复原。」

看到我不可思议的表情,矮胖的吴医生开怀大笑:「小信的人哪,你难道还在怀疑我的手术吗?」

「我不是怀疑您的手术,吴医生。我只是在想,经过这幺大的车祸,绍凡完全瘫痪,您现在却说他再过三四个星期就能够上场打棒球,这实在太神奇了。」

「神奇吗?」吴医生说:「我到巴黎求学的时候,我的老师说过一句话,我始终牢记在心里。他说,在原始人的眼光里,科学和巫术原本没有分别。即使对于我们现代人而言,人机共生医学也和巫术没有太大分别。请看!」

吴医生掀起白色的被单,绍凡除了颈项有一道红圈,再看不出有别的伤痕。他的身体……他的身体简直完美无瑕,肌肉结实,而且连一道疤痕都没有。

「Oui Madame,」吴医生似乎猜到我的困惑:「我们什幺都可以複製,唯一没有办法複製的就是他过去打球受伤的疤痕,还有他年轻时开盲肠的刀疤。现在开盲肠都用雷射技术,伤疤不过米粒大小,我们连盲肠刀疤的模式都不再储存在电脑里,想要複製也无法複製呢……但这些都是可以原谅的细节,你该不会反对我的说法吧?」

「那幺……」我不好意思再说,喜欢讲笑话的吴医生毫不迟疑接下去:「小兄弟当然不能少的,连尺寸大小都一样,不然病人家属会把我骂死。其实还稍微放大一号,并且十分灵活,这样大家都会满意!」

他说说笑笑,突然正经起来:「黄绍凡一定会复原的,但是他复原的快慢和他本人的毅力有一定的关係,这就是你可以协助他的地方。」

「吴医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等会再和你仔细讲。」

吴医生和两名护士把手术车推入病房,再七手八脚把绍凡从手术车搬到病床上面。我忙过去帮忙他们搬绍凡,发觉他的身躯并不特别沉重,和从前其实相差不多,明白这机器人显然设计得完全和真人无异。两名护士将绍凡安顿好,又在床前的小桌上摆了一台闹钟大小的深紫色小电脑。吴医生指指小电脑说:

「就是她。」

「她是谁?」

「她是Q5A,不过我们都唤她安娜。」吴医生说:「简单说吧,你先生身上那具机器人的妈妈就是安娜。」

「机器人也有妈妈?」

「机器人当然没有妈妈,这是我们人类的说法。但是从某种意义讲,安娜的确是你先生身上那具机器人的妈妈。还没有连接到黄绍凡的神经系统之前,这机器人连接到安娜,在她的教导下成长。即使到现在,机器人和安娜还是连接在一起的。」

「我没有看到任何电线啊。」我说:「我知道了,他们使用无线网路联线。什幺时候会改连到绍凡的神经系统呢?」

「早已连好了,这就是此次手术最困难的部份。」吴医生做个鬼脸说:「所以机器人现在同时会收到安娜的讯号和你先生神经系统的讯号。机器人现在还听不懂你先生神经系统的讯号,它必须慢慢在安娜教导下学习。黄绍凡也必须慢慢适应机器人,懂得如何操纵它。这段互相适应的磨合过程有时很顺利,但是有时会经历较长的时间。你可以帮助你先生,多多鼓励他,减低他在这段磨合过程的苦恼。」

听他这幺说,我不免担心起来:「绍凡的脾气一向并不太好,万一他不能适应呢?就像人体器官移植,有没有互相排斥的可能?」

「Madame黄,你多虑了。」吴医生再度哈哈大笑:「机器人不是人体器官,不会有血型不同、互相排斥的可能。实在不能磨合,大不了我们再动手术换一具机器人。不过这是最后万不得已的手段。当然安娜并没有手,但这是安娜一手带大的贝贝,安娜不会袖手旁观,坐视她的贝贝表现不佳的。」

「谁是安娜?」话才出口,我知道吴医生又要嘲笑我了。我转过头,对那架小电脑说:「你就是安娜,你好。」

出乎我意料,安娜竟然开口回答:「Madame黄,你好,Q216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我说得不错吧?」吴医生对我挤挤眼睛:「有安娜在,一切放心好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