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权 >织田信长爱看相扑,是为了「看肉」还是别有用心? >

织田信长爱看相扑,是为了「看肉」还是别有用心?

序、青年信长的日常嗜好

以下是记载在《信长公记》的一段小故事,甲斐国的战国大名武田信玄询问一名来自尾张,名叫「天泽」的天台宗僧侣关于织田信长的底细。信玄对天泽说「请你毫无遗漏的告诉我信长的行事作风。」天泽说:

接着,信玄又追问天泽信长还有没有其他嗜好时,宗泽便说信长还喜欢跳当时十分流行的幸若舞,而且只会跳其中一首名为《敦盛》的曲子,一边唱,一边跳。

不少信长粉都曾听过以上的小故事,先不论《信长公记》的作者.太田牛一为什幺要加插这一个故事,以及其可信性有多高,但我们姑且可以相信天泽介绍信长除了幸若舞,日常嗜好如弓、火绳枪和兵法都跟军事有关,而放鹰狩猎则属于当时武士们的典型活动,而且是象徵武士勇武形象的一个重要玩意。

除了以上的活动之外,信长还喜欢茶汤以及相扑,今次我们来重点谈谈相扑与信长的因缘。在这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古代至信长时代的相扑。

二、相扑的起源

「相扑」(SUMO)又写作「角力」「角觝」,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日本的神话时代。在考古学上,曾出土了不少製作于古坟时代,呈力士形态的埴轮土偶。虽然这些力士土偶与现代的相扑手大为不同,但可以说角力搏击活动早在没有文字的古坟时代已经十分盛行。

而在历史学上,《日本书纪》《播磨国风土记》等神话故事也有提到各地神明通过相扑角力来分胜负,以决定谁跟从谁。而真实的历史文献上,力士进行角力的记录大概可以追溯至公元8世纪左右,而且有两个主要的发展途径。

第一种早期的相扑其实是一种宗教活动,专门在神社、佛寺举行定期的祭祀活动上,为神明提供娱乐的,被称为「神事相扑」。另外,也在文献中看到寺社遇上大旱时,也会举行「神事相扑」,祈求神明赐雨。

另一种则是源自于古代王朝时代军事训练的项目之一,朝廷会向全国各地徵求勇武有力之士到京城,又或者派出「相扑使」下乡物色,合用者便会编入卫府,成为国家军队的特种兵。后来,随着外敌不在,王朝制度弛缓,卫府的必要性下降,相扑角力之士则改为在宫廷活动时作为表演者,为天皇与贵族献技,这种表演便是着名的「相扑节」。

以上分别来自民间与宫廷的早期相扑都仍然与现今的大相扑不太相同,既没有负责判别胜负的判司,也没有用作划定比赛範围的土俵。换句话说,中世纪时代的相扑与现代的大相扑其实是神似而形不似的两个东西,值得我们留意。

三、武士时代的相扑

武士于11世纪急速崛起后,只花了一个世纪半的时间便从藤原氏与天皇的手里,将国家统治掌握在手里。源、平、藤原为首的高级武士以军事贵族的身份奉效朝廷,尚武至诚的精神成为了一个身份认同的凭证。因此,鎌仓时代以后的武士大多崇尚练武,其中一个练武的活动便是相扑。

相传开创鎌仓幕府的源赖朝被平清盛放逐到伊豆时,便让家臣在闲时玩起相扑以消遣,后来幕府成立之后,仍然会定期让御家人在殿前进行相扑,作为娱乐。

这里我们要留意的是,那时代的相扑并不是武士的专利,鎌仓幕府以后各时代举行的相扑大会,都混杂了武士和各地的力士前来一试身手。如在后面我们将会提到这些力士很多都是出身民间,只是因为应召离乡来讨生活而已。

另一边的神事相扑也继续在各地民间举行,而且慢慢发展成一种类似今天卖艺募捐的手段。神社和寺院既通过神事相扑来娱乐神明,但随时代发展,寺社也开始想到借助神事相扑来吸引附近的百姓前来观看,然后收取观赏费,以充当日常开支或修筑费。

以上可见,较为原始的相扑早在信长时代以前已在日本各地的不同阶层十分盛行,并非只有信长才喜欢的。而且,除了信长之外,我们也能从一些文献里看到其他战国大名如长宗我部元亲,还有后来的丰臣秀吉也曾举行过相扑活动,可以说,到了战国时代,举办相扑活动的其中一个搞手,便是统治一方的战国大名。

那幺,为什幺大名们要组织相扑活动呢?接下来终于重新请出信长作为例子,为大家介绍说明一下。

织田信长爱看相扑,是为了「看肉」还是别有用心?
《织田信长公相扑観覧之図》
四、信长与相扑

意外的是,信长与相扑的因缘比较晚,本文开首提到信长早在青年时代便与骑马、弓术和火绳枪形影不离,而信长与相扑的最早记录则要等到他征服了近江南部之后,大约在1570年代才陆续出现。

元龟元年(1570)3月,信长则征服了南近江后,便下令召募近江国内的力士好手前来进行竞技,称为「上览相扑」。按照《信长公记》记载,后来信长又在天正六年(1578)、天正八年(1580)和天正九年(1581)举行了最少5次相扑竞技大会。其中在天正六年8月那次在安土城下(具体地点不详)举行的相扑大会更召集了1500名力士前来参加,比赛时间更长达10小时。

虽然,《信长公记》里并没有列出所有力士的名字,但是从书中提出的部分相扑力士的名字来看,既有部分是属于武士,也有一些是没有苗字的民众,如「百济寺的鹿」「地藏坊」「荒鹿」等。虽然我们没法知道他们的底细和来历,但我们在《信长公记》的相关记录里也看到了一些名字相若,或者苗字一样的人物均出现在这5次相扑竞技里,这暗示当时也有部分家族以相扑为业的可能性。但是综合考虑以上的各式各样的名字混合出现,反映当时的相扑还没有职业化和专业化,仍然是由不同出身的人从四方八面慕名参与。

那幺,信长举办相扑活动就是为了「看肉」吗?当然不是,其实信长(包括其他大名)是希望通过举办相扑活动来吸引当地隐藏于民间的能人异士现身,就跟古代王朝时代一样,当大名找到合适的人选时,便会招揽成为自己的家臣。以信长为例,他在这5次相扑大会里,便有鲶江秀国和青地与右卫门被信长收为家臣。信长起初先任命他们为「相扑奉行」(具体职务不明),后来又分派两人到不同工作岗位奉公。

由此可见,信长选择在新征服地.近江多次举办相扑活动,便是因为他对近江国掌握程度尚算不足,于是反覆通过相扑来吸纳家臣,以上述的鲶江秀国和青地与右卫门的名字而言,估计是当地的地方小领主,而且鲶江家据传更是六角家旧臣,显然举行相扑大会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要招募前领主六角家的遗臣改投自己旗下,既可以继续补充人手,同时也可安定领国的统治,更可以增强地方的向心力,可谓一石三鸟。

当然,站在相扑力士的角度而言,如果能够获得当地最大领主收为家臣,生活和功名也算是有了着落,也算是拚得立身出头之日的最佳机会,算得上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我们常拿信长任用出身民间的秀吉为家臣的例子,来肯定信长不计较出身,用人唯才。这当然有片面、夸大之嫌,因为其他大名也有类似的例子,而且以上面的例子而言,信长不只是独宠秀吉一人,而是用不同方法持续地吸纳人才,为己所用。

以上所见,直到信长时代为止,除了神事相扑外,由大名组织召集的相扑会从本质上和形式上均不是武士的专利活动,反而是让一些出身草莽的人士抓住了改变命运的一条绳索,在带动社会阶层流动上产生一定的作用。当然,这个流动之所以能够发生,是跟战乱时代急需人才补充,以备不时之需的客观环境有关。

因此,到了泰平安定的江户时代,相扑便逐渐走向专业化,形式和用途上也慢慢倾向娱乐为主要目的,成为今时今日让日本国内外人士慕名观看的大相扑的基础。


作者YouTube频道,作者新作《日本战国.织丰时代史》已经出版,欢迎多多支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