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港 >(F1) 如何组装F1赛车 >

(F1) 如何组装F1赛车

当车子在大奖赛中冲线之后,会发生什幺事?答案就是辛苦的拼凑组装以及扎实的团队合作,如同Force India为我们所展现的。

(F1) 如何组装F1赛车惨案现场:Giancarlo Fisichella在土耳其站第一弯道就撞坏了5号底盘。

单独一个单体座舱,看起来真是令人惊悚,一块碳纤维、没有任何其他的附加配件,通常我们只有在一次猛烈的撞车事故之后、才会在墙边看见这样一块东西(还冒着烟);但在Force India的车队工厂里,却有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放在工作檯的架子上,摒除它所有的荣耀、为了下一场比赛而等待重新组装,没有引擎、没有变速箱、没有灵魂。


 但这并不是一台刚从高压烤炉中拿出来的新车架,不是的,本刊在这里所要介绍的可是一段真正的历史,这台叫做(5号车架)│它的所有者是目前2008赛季跳高纪录保持人Giancarlo Fisichella:土耳其大奖赛开跑不到十秒,它就漂亮地执行了车主的起飞任务、越过中岛一贵的Williams赛车、然后着陆,现在5号车架正準备等着要复活重生。

(F1) 如何组装F1赛车这块「东西」在第一天主要是进行检测以及小零件的安装,所以并不会有什幺大的改变。


 「这是土耳其站所使用的那一台│它才刚刚被修好送回来,」Fisichella赛车的首席技师Richie Wrenn说:「车队在一整个赛季会使用五到六台车架。」
 你可以想像,一场比赛週末对于这些F1纯种战马来说,真的是一场惩罚与蹂躏,因此,如同任何无价之宝一样,它们在赛后也要好好享受一次终极的款待:完全重组。每场比赛之后,它们都会被拆除到剩下车架、然后送回Force India位于英国银石的基地,在这整整两个工作日里,赛车会被完全拆解、重新组装,在此之前,引擎和变速箱会先送至它们各自的所属部门、以便测试,所有的零件都会经过一遍又一遍的检测,其中许多部分、像是悬吊支臂以及车体套件,会送去进行裂缝检测│使用紫外线技术│以及﹁保证负荷﹂测试,以确定它们仍能在所需的应力要求下正常运作。

Force India所提醒你的一件事,就是工程业务在F1是多幺繁重的一项工作,品质管控支配了一切,这里有数之不尽的工作间,里面都有穿着车队制服的人围绕在各式各样的机具或工作檯旁边,负责处理各种车身零件、素材、高压烤炉、变速箱、引擎安装、液压系统│整个工作清单更是无穷无尽。

每两辆赛车分配有四名技师负责整备照看:车身前段技师Michael Dos Santos负责车鼻、前悬吊和座舱,车身中段技师Chris King负责引擎和油箱,车身尾段技师John Headley负责变速箱、后悬吊和尾翼,然后有一名首席技师负责监督他们的全部重新组装过程,Fisichella的车就是由Wrenn负责│经过了20年的赛车工作生涯,本季他终于欢庆自己成为正式赛车的首席技师。

(F1) 如何组装F1赛车第二天─Ferrari引擎和它的配件都到位了,然后要装上变速箱。


 「老实说,这对我而言真是骄傲的一刻,」他说:「我以前是负责备用赛车,那是很棒,但有时会令人沮丧,一切的努力都有可能是做白工、没派上用场│那有点像是打扮得光鲜亮丽、结果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事实上,你可能以前就看过Wrenn工作了,没有?OK,来回顾一下他被千斤顶打到脸的时刻,「我负责在休停站中操作后千斤顶,去年巴西站Adrian Sutil进站休停时,千斤顶勾到了我的衣服,不但千斤顶坏了、还打断了我的牙齿。」


 没时间插科打诨了,还是回到工作吧:每个不同部门的赛车工作檯旁都散布着数不清的箱子,分别装着螺丝、螺帽、清洗器、螺栓以及工具组,以进行各项零件的来回测试,这种赛车工作檯要说是﹁赛车厨房﹂会更贴切│马蹄形的工作区一尘不染、乾净得足够让你在这里用餐│这里就是进行重新组装工作的地方,有摆满了扳手的橱柜、置放悬吊支臂的储藏空间,一切都等待技师们发挥手艺、料理出一道Ferrari风味的特餐。


 啊!对了,还有秘密配方│老妈的义大利食谱:身为购买用户,Force India并不能碰触引擎,当然是可以加上你自己的排气系统以及散热系统,但是不可以打开引擎本体│我们都知道法柜奇兵里头发生了什幺事,甚至引擎的空运箱子上都写着令人生畏的警语:「Ferrari公司封装│请勿开启」。


 然而,其他部分就纯粹都是Force India的工艺展现,一开始的进度看起来很慢│在装上引擎和变速箱这些大型部件之前,重新组装工作的第一天包括许多棘手的配件检测,但大家都还是忙翻了│不停地绕着车子转来转去、修改那些不合适的小零件世事无完美,这是完美机制之下的团队工作。


 但是我们通常看不到这种团队工作,我们所看到的是比赛时在休停站里的技师,Wrenn负责后千斤顶、Dos Santos负责拆卸右后轮、King负责气动扳手、Headley则负责装上右前轮以及调整前鼻翼,「这是比赛当中最好的地方│担任休停工作人员的一分子,」Dos Santos说:「有人说他们宁可负责试车工作│他们在说谎。」

(F1) 如何组装F1赛车下一步是装上其他车身套件,接着是补齐车身上的赞助商贴纸。


 到了第二天,车子看起来就不再像是个只装上悬吊拉桿的大型碳纤维块状物了,这时的外观比较有流线动感,这天会有更多的噪音:较少检测组件,而较多使用吵杂的动力工具以及重型设备,随着引擎、变速箱、后悬挂以及后尾翼都送回来之后,就把它们用螺拴锁上去,现在看起来就真的开始像一辆赛车了,这时你会发现自己也想找支扳手│你也等着想要参与工作。


 车队经理Andy Stevenson从前也是一名技师,他解释本刊的感觉:「我很怀念这种亲自动手的整备工作,没有任何事情会比组装赛车并且获得战果更令人满足,当车子送进赛场之前,你就是那最后一片拼图。」


 我们询问是否有工作机会、可以来负责车上的赞助商贴纸,唉呀!并没有│这项任务就如同本阶段的其他每件工作,同样要求技师发挥双手的準确度。


 当他们躲在工厂里时,我们或许没机会看到这些人的职业道德表现,但是当Sutil在摩纳哥站拖着受损的赛车驶进休停站时,有25双手同时都沮丧地捶打了休停站的水泥墙壁。


 然而,Stevenson则是看它的光明面:「在工厂这里也是一样的,我所获得的启示就是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成果感到骄傲,我们在摩纳哥站的表现Sutil退赛时正跑在第四顺位,对于我们车队来说是个意想不到的惊喜成就。」


 经过了前身Jordan车队,如同后来的Midland和Spyker的几个失败经验之后,如今工厂里每个人都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他们相信Force India可以获得成功,而从新老闆Vijay Mallya的游艇尺寸、到车上组装的螺帽和螺栓,你也可以看到一些与以往不同的潜力。


 「就我们所拥有的员工与资源数量而言,我们真的做得很好了;在以往,我们在这个阶段甚至还会短缺一些很基本的东西、像是胶带和螺栓。」Wrenn说道。
 荣誉感是Force India的关键,人们认为最有价值的事情似乎是这支团队如何共事,「我喜欢在自己不只是代表一个编号的地方工作,」Wrenn说:「比起某些规模较大的车队而言,我们是一个更亲近的单位│这里没有耍大牌的人。」

(F1) 如何组装F1赛车只差后尾翼还没装上,这辆VJM01-5就可以準备装上拖车、送去法国站了。

“没有任何事情会比组装赛车并且获得战果更令人满足。”
 这里要再次提到…这种不只是代表一个编号的信念,F1以团队工作为基础,这当然不是秘密,但是我们各自全都希望能够获得个别的注目,或许你在这里就可以,这里最吸引人的事情,莫过于Fisichella最初那辆ForceIndia-Ferrari VJM01新车历时两天的重新组装工作到达尾声时,5号车架準备要送去法国大奖赛的马尼夸赛场。每一辆车│就像是这座工厂里的每一名技师│都有其本身的独特性,正如同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工作表现一样,这台车架或许也只是一个编号,但是将它组装起来的人员数量却多得多。

想要加入F1行业?
我们来看看Force India的人有过什幺经历……

Andy Deeming
车队总技师
这名在Force India休停站中负责「棒棒糖」指示牌的工作人员,刚离开学校时是在一家小赛车公司里当一名组装引擎的学徒,在F1之前他经历过房车赛、原型跑车赛以及轻型印地车赛(Indy Lights,在美国相当于GP2等级)。
 「你一定要有所目标,当你17或18岁时,你希望有一天你可以效力于F1,但你必须要慢慢地进步、努力地工作。」

Richie Wrenn
Giancarlo Fisichella车首席技师
一开始是在一间普通车厂里当一名低调的技师,20年来历经世界原型跑车赛、勒芒(Le Mans)、F3000、F1的Minardi以及Force India。

Michael Dos Santos
车身前段技师
曾经在他所出生的南非当一名Mercedes车厂学徒,然后投入人生豪赌、来到了英国南部的F1车厂重镇。
 「入行真的很难,你必须要到处投履历、紧迫盯人、打电话。」

Chris King
车身中段技师
他在这间小工厂里获得了Jordan车队的习艺机会、学习F1各个部分的套件,专精于液压系统,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九年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