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港 >老校友剃鬚‧为母校筹款‧盼获2万建校金 >

老校友剃鬚‧为母校筹款‧盼获2万建校金

老校友剃鬚‧为母校筹款‧盼获2万建校金(吉隆坡20日讯)为纾解华校办学的困境,一些热爱华教的人士常通过献捐、义卖、义剪、义跑、义唱或落髮等活动,不遗余力地为华校筹款,沙叻秀大同华小80岁高龄老校友丘译章也不落人后,特别从3年前开始蓄留鬍子,直至母校今年庆祝创校100週年校庆的义卖会上,才藉“落鬚”之举筹款。他希望自己当天剃掉这撮已蓄留长达逾9吋的鬍鬚的作法,能为母校筹募至少2万令吉的建校基金。由于上述义卖会将于本月22日(週日)举办,因此,丘译章的一撮鬍鬚到底值多少钱,答案将在当天揭晓。为了打响首炮“落鬚”筹款活动,丘译章率先捐献999令吉90仙,并冀望能起着抛砖引玉的作用,让义款滚滚而来,以早日为4层楼建校基金筹足约238万令吉。如今,这笔建校基金尚欠150万令吉。老当益壮、声若洪钟的丘译章一生热爱华教,他接受《》访问时披露,他本身是在沙叻秀大街土生土长,并在大同华小接受启蒙教育,是名副其实的华校生。“如果连我们身为华裔的一份子都不支持母语教育,那又有谁会支持华教?”蓄鬚3年他说,近几年来,他一直苦思该如何为母校尽一份绵力,眼见自己年事已高,再不为母校作些有意义的事情,可就枉费此生了。因此,3年前的某一天,他灵机一动,决定从那天起不刮鬍子,直至母校创校100週年纪念日当天,他才“献鬚”筹款。“过后,我就这样任凭鬍鬚生长,朋友一见到我,就取笑我是不是没钱买刮鬍刀,并笑称他们很乐意送刮鬍刀给我。而我每次都会告诉朋友,我留鬍子是有目的的,但我并未把目的告诉他们。”直至去年大同华小庆祝创校99週年时,丘译章才跟一些朋友兼校友表明,他準备在母校庆祝100週年时才刮剃鬍子,以为母校筹款。“我向来都很支持华教活动,虽然我不是富有人家,家境仅属小康,不过,若有能力的话,不论是出钱或出力,我都会以实际行动支持母语教育。”住在大城堡花园的丘译章与已故爱妻育有2男1女,而他的3名儿女都是事业有成的专业人士,令他老怀告慰,并决意协助华小,以便更多学子得以学有所成,藉此造福社会。年捐母校900充奖励金从14年前开始,丘译章每年都会固定捐献900令吉给母校,以充作优秀生的常年奖励金,在沙叻秀大同华小就读的学生,只要考获第一名便能获得这笔奖励金。“从陈其怀校长掌校年代开始至今,我都有捐献奖励金的习惯,并希望藉此鼓励学生用功求学,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他指出,他原本希望在今年母校庆祝100年週年纪念晚宴上“落鬚”筹款,待筹募到一定的数额后,就把义款存入银行生息,以作为每年分发给优秀生的奖学金。“不过,一些董事指出,已有很多热心人士乐意捐钱充作优秀生的奖励金,因此,与其一件事一堆人争着去做,倒不如我来为母校落鬚,以筹募建校基金。”过后,丘译章欣然接受董事会的安排,即在本月22日的百年校义卖会上“落鬚”,他相信这项义举的意义更为重大。捐名酒供拍卖向来不烟不酒,独爱垂钓嗜好的丘译章说,在母校今年庆祝百年校庆的晚宴上,他也会捐献一瓶逾23年历史3公升庄特大型的轩尼诗(Hennessy)名酒,供母校拍卖,以筹募建校基金。他希望届时这瓶名酒至少能“叫价”5000令吉。这瓶酒具有的特色之一是,它附有摆饰架子,亦可充作家中饰品。“23年前,我儿子的3位朋友从香港抵马探访时,送了这瓶酒给儿子。当时,儿子的这3位朋友在机场免税店必须出示3本国际护照,才能购买这瓶独特的轩尼诗酒,更显得这瓶酒的珍贵。”现场献唱两首民歌除了準备在百年校庆的义卖会上“落鬚”,丘译章也会在现场献唱两首民歌,即《松花江上》和《夜半歌声》。他自嘲地说,他相信后辈不懂得欣赏这两首歌。“我四五岁时已开始学唱《松花江上》,对它的歌词早已背得滚瓜烂熟。”说完后,丘译章便情不自禁地在记者与摄记面前一展歌喉,声音洪亮,可说宝刀未老。曾为拉曼学院义驶赢洗衣机丘译章年轻时从事印务馆行业,后来他在55岁退休之际,改行当德士司机,还曾为拉曼学院筹款而加入“义驶”的行列。他笑称,他为义驶筹款而名列第四,还赢得了一台洗衣机,令他喜出望外。“我从没想过,原来协助华教筹款还有奖品拿。”饮水思源此外,他也曾为尊孔独中义驶筹款,结果也一样得了第4名。丘译章当年在未改制以前的尊孔中学仅唸到初中二便辍学。“我尽力为华教筹款,是希望当个领头羊,成为后辈的榜样。华校生若不饮水思源,又怎幺能激励其他人热爱华教,协助华校筹款?”他感慨的说,生命之无常,有如朝夕难测,幸运的话,活多三几年,所以他要在有生之年,尽一己绵力回馈母校,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天。‧2011.05.20
相关推荐